集资诈骗罪非法占有目的和罪数的认定

作者:原创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6-04-06  浏览次数:0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曾建成、陈锟等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集资诈骗罪非法占有目的和罪数的认定

朱雯偲

 

关键词

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裁判要点

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被告人以非法牟利为目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拢乱金融秩序,数额巨大或较大,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五条。

案件索引

一审:梅江区人民法院(2014)梅江法刑初字第146号。(2014年9月22日)

二审: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梅中法刑终字第146号。(2014年11月4日)

基本案情:2013年7月份起,被告人曾建成和其父曾敏(在逃)在梅州市梅江区梅江二路46号的四楼设立广州市曾氏成铭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梅州分公司(该公司于2013年11月14日才办理工商登记,负责人为曾建成),招收被告人陈锟为财务,邓繁斌(化名邓枫,在逃)为总经理,被告人李晓明为市场一部经理、吴伟波为市场二部经理,陆续招收被告人邹清菲、吴少鑫、杨威、刘炼强为业务员,向老年人吸收存款。曾建成、曾敏以吸收公众存款额的36%给予邓繁斌,李晓明、吴伟波、邹清菲、吴少鑫、杨威、刘炼强则在领取底薪800元的基础上以吸收公众存款额的5%—8%为提成。邓繁斌交代李晓明、吴伟波、邹清菲、吴少鑫、杨威、刘炼强等用假名来对外宣传公司、发展客户,以投资曾敏成立的廉江市石颈新坡村成铭种植专业合作社为名,以老年人为对象,通过夸大廉江市石颈新坡村成铭种植专业合作社的种植规模,并给予年息14%-16%的高回报率等手段向老年人宣传投资发展绿色生态农业,该公司在收取老年客户投资款和签订委托投资协议书后,就向老年客户发放“廉江市石颈新坡村成铭种植专业合作社分红存折”,然后陈锟将收到投资款的36%给邓繁斌,其余的投资款按照曾建成、曾敏的指示汇到曾建成、曾敏指定的个人账户内。至2013年12月1  2日,曾建成、邓繁斌、李晓明、吴伟波、邹清菲、吴少鑫、杨威、刘炼强等人一共吸收刘某平、温某兴、邓某远等共61名老年人的投资款共计147.5万元人民币,除支付给该61名老年人利息共计7.2982万元外,非法吸收存款140.2018万元。其中,杨威、刘炼强于2013年10月底到该公司后,该公司吸收老年人投资款就达24万元。至案发,有39名老年人向公安机关报了案,曾建成、曾敏、邓繁斌向39名老年人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112.5万元,除支付给该39名老年人5.9526万元利息外,共有106.5474万元至今未返还。至案发,廉江市石颈新坡种植专业合作社仍未产生收益,曾敏用于收取老年人投资款的账户只剩余人民币3565.98元,邓繁斌则携款潜逃。

2013年12月16日,被告人曾建成到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投案。

裁判结果:

梅江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22日作出判决:

一、被告人曾建成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二、被告人陈锟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三、被告人李晓明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四、被告人吴伟波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五、被告人邹清菲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六、被告人吴少鑫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七、被告人杨威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八、被告人刘炼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被告人曾建成不服一审判决,向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梅州中院在审理过程中,上诉人曾建成申请撤回上诉。梅州中院裁定准许上诉人曾建成撤回上诉。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被告人曾建成、陈锟、李晓明、吴伟波、邹清菲、吴少鑫、杨威、刘炼强无视国家法律,其中,被告人曾建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被告人陈锟、李晓明以非法牟利为目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拢乱金融秩序,数额巨大;被告人吴伟波、邹清菲、吴少鑫、杨威、刘炼强以非法牟利为目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拢乱金融秩序,数额较大;被告人陈锟、李晓明、吴伟波、邹清菲、吴少鑫、杨威、刘炼强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应依法分别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曾建成犯集资诈骗罪、被告人陈锟、李晓明、吴伟波、邹清菲、吴少鑫、杨威、刘炼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曾建成案发后到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投案,如实供述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事实,庭审中其对行为性质的辩解,不影响自首的认定,故认定其具有自首情节。被告人陈锟、李晓明、吴伟波、邹清菲、吴少鑫、杨威、刘炼强明知他人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仍提供帮助,从中收取提成、佣金、返点费等费用,企图通过吸收公众存款的方式,进行营利,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属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陈锟、李晓明、吴伟波、邹清菲、吴少鑫、杨威、刘炼强在公安侦查及检察起诉阶段,均能如实交代其犯罪事实,并当庭自愿认罪,依法认定其具有坦白情节。

关于被告人曾建成及其辩护人对指控其犯集资诈骗罪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曾建成犯集资诈骗罪证据不足,被告人曾建成单位集资诈骗,数额不能认定为数额特别巨大。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曾建成伙同曾敏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代种植农业项目,虚构集资用途,虚假宣传和高回报为诱饵,非法吸收资金,名义上说将集资款用于发展廉江市石颈新坡村成铭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农业种植基地,实际上其集资后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案发,集资款仍不能返还。被告人曾建成的犯罪行为严重损害投资者的利益,拢乱了国家的金融秩序,公诉机关指控其犯集资诈骗证据确凿、充分,足以认定,且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成立广州市曾氏成铭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梅州分公司,其成立公司的目的是为了非法吸收社会资金,非法吸收的资金亦打入个人财户,公司是被告人吸收社会资金的工具,故不属于单位集资诈骗,故被告人曾建成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曾建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吸收公众存款,其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曾建成还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不当,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邹清菲的辩护人提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的主体应当是单位的意见,不予采纳。

被告人陈锟、李晓明于2013年6月份伙同被告人曾建成等人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至案发,应对总数额负责,故其属数额巨大。被告人李晓明的辩护人提出其属数额较大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吴伟波、邹清菲、吴少鑫、杨威、刘炼强于2013年9月份开始先后加入梅州分公司,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较大;被告人邹清菲、吴少鑫的辩护人提出其属数额较大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吴伟波、邹清菲、吴少鑫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的公诉意见,不予采纳。各被告人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不仅破坏了金融管理制度,其选择投资对象是老年人,致使存款无法追回,使投资人遭受巨大损失,社会影响极为恶劣,根据罪刑相一致的原则,应分别对各被告人予以惩处,且不适宜判处缓刑。被告人吴少鑫的辩护人提出主观恶性轻,及被告人李晓明的辩护人提出主观恶性程度小,社会危害性底,判处缓刑的辩护意见,理由不足,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本院决定对被告人曾建成、陈锟、李晓明、吴伟波、邹清菲、吴少鑫、杨威、刘炼强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及其各自的辩护人请求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案例注释:

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主要区别在于:集资诈骗罪的行为人主观上对其所非法募集的资金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行为人非法募集资金的目的是用于营利或者有其他用途,主观上打算日后归还,对其所借贷资金无非法占有目的。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决定了集资诈骗罪的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界限。行为是在行为人的主观意志支配下实施的,故可以通过分析行为人的客观行为来推定其主观意志。最高人民法院《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条第2款规定:“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一)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二)肆意挥霍集资款,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三)携带集资款逃匿的;(四)将集资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五)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逃避返还资金的;(六)隐匿、销毁账目,或者搞假破产、假倒闭,逃避返还资金的;(七)拒不交代资金去向,逃避返还资金的;(八)其他可以认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情形。”  同时,为了使认定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具有充分依据,在司法实践中应综合考虑行为人是否有履行能力、非法集资过程中是否采取了诈骗方法、集资后是否有履约的诚意及行为、集资后的各种表现等方方面面的情况,从而判断其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一审合议庭成员:陈冰萍、张锦模、徐君庆

编写人:梅州市梅江区人民法院  朱雯


友情链接: 梅江区法院 梅县法院 大埔县法院 丰顺县法院 五华县法院 兴宁市法院 平远县法院 蕉岭县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