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公益事业擅自拆除争议的标的物的行为,是一种过激的民事行为还是犯罪行为

作者:原创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6-04-06  浏览次数:0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徐华辉、徐先定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案

——为公益事业擅自拆除争议的标的物的行为,是一种过激的民事行为还是犯罪行为

李凌云

 

关键词    

公益事业  故意  毁坏财物   

 

裁判要点

为公益事业擅自拆除争议的标的物的行为,是一种过激的民事行为还是犯罪行为。争议标的物的原修建人在非法占有标的物的情况下,是否有权提出赔偿。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三十七条,第五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七条

案件索引

一审判决:梅州市蕉岭县人民法院(2015)梅蕉法刑初字第63号(2015年12月25日)

 

基本案情

2014年11月7日、19日,被告人徐华辉、徐先定为扩宽路面,修建水泥村道,在未取得被害人蓝伟忠同意的情况下,先后强拆了蓝伟忠位于蕉岭县三圳镇福北村蓝屋马蹄墩的围墙及三间废旧的砖屋(原石灰粉厂职工宿舍)。经蕉岭县发展改革和物价局鉴定,蓝伟忠被损毁的砖屋价值人民币3213元;被损毁的围墙价值人民币24977元。徐华辉、徐先定故意损毁财物总价值人民币2819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蓝伟忠诉称:2014年11月7日、19日,被告人徐华辉、徐先定为扩宽路面,修建水泥村道,在未取得被害人蓝伟忠同意的情况下,先后强拆了蓝伟忠位于蕉岭县三圳镇福北村蓝屋马蹄墩的围墙及三间废旧的砖屋(原石粉厂职工宿舍),给其造成了经济损失,请求:一、依法追究两被告人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刑事责任,并从重处罚;二、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人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8190元;三、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人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修复强拆涉案的围墙和砖屋,恢复该房屋原状。

被告人徐华辉、徐先定辩称:公诉机关有些指控不够真实,大家共同集资扩建道路是为了公益事业,在拆除蓝伟忠所建的围墙之前,我们曾与蓝伟忠协商过,蓝伟忠以先拆除徐先定所有的一间店面作为交换条件。店面拆除后,蓝伟忠却出尔反尔说除了大门柱外,其他都可以拆,因该门柱不拆一样会影响道路的扩建,所以我们才一气之下把围墙及在路边有碍交通的废旧砖屋也一并拆除,我们认为我们的行为没有罪,但检察院、法院认为有罪的话,我们也会接受法院的判决。对于民事赔偿问题,被告人徐华辉及其辩护人和被告人徐先定认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请是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的,依法应当驳回原告人的全部诉请。理由:第一,原告人的第二、三项诉请是自相矛盾的。第二,原告人诉请赔偿其损失28190元缺乏依据。原告人主张的赔偿数额28190元的来源是蕉岭县发展和物价局的价格鉴定结论书,但该价格鉴定结论书明确载明价格认定结论仅作为公安、司法机关办理案件的证据材料,不作为民事赔偿的依据。原告人以该价格鉴定结论作为民事赔偿的依据是错误的。至今,原告人均未提供出其他合法有效的证据来证明其主张。第三,原告人主张赔偿其废旧砖屋的损失,属于重复主张。案发后,原告人与叟乐村村民委员会代表徐许富签订了协议书,赔偿了原告人废旧砖屋的损失,原告人也出具了收条,确认收到了相关款项。在废旧砖屋已经获得赔偿的情况下,原告人再次主张该废旧砖屋的赔偿,系重复主张,依法不应得到支持。第四,应当驳回原告人提出的恢复围墙原状的诉请。依照原告人与原三圳镇企业办签订的《企业承包合同》,原告人的承包期限才三年,即从1988年至1990年止。承包期限届满后,并无证据证明原告人还取得了该企业的经营承包资格,有权继续占有该土地。依照《企业承包合同》及《三圳镇石灰粉厂增加征地协议书》可见,原三圳镇石灰粉厂的土地使用权永远归原蕉岭县三圳镇企业办所有。在原三圳镇石灰粉厂已不复存在的情况下,原告人对上述土地的占有系无权占有,故原告人在未取得相关许可、并经得该土地权利人蕉岭县三圳镇政府同意的情况下,是无权要求在该土地上重新砌围墙的。因此,原告人恢复围墙原状的请求是无法履行的。第五,该围墙是违法建筑,依法不能按照重新建造的价格进行赔偿,仅应赔偿材料的损失。第六,原告人收取降坡搬迁费15400元及多收废旧砖屋损失6387元,无法律依据,依法应返还给被告人徐华辉。

裁判结果

蕉岭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25日作出(2015)梅蕉法刑初字第6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徐华辉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免予刑事处罚。

二、被告人徐先定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免予刑事处罚。

三、被告人徐华辉、徐先定应共同赔偿因造成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蓝伟忠的围墙、大门柱、旧屋的损失人民币28190元,扣除已经赔偿的人民币25000元,仍欠人民币3190元,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偿清。

裁判理由

被告人徐华辉、徐先定无视国家法律,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鉴于被告人徐华辉、徐先定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有悔罪表现,且两被告人系为了当地群众便于出行的公众利益,亦赔偿了财物所有人的大部分损失,属于情节轻微,可依法免于刑事处罚。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造成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应予以赔偿;因涉案的围墙和旧屋被拆除后,经有关部门制止而不能重建,因而当地物价部门对被拆除物的材料,人工等的计价,可以作为涉案财物损失的赔偿依据,两被告人已经按双方的协议赔偿了人民币25000元的损失,应予以剔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赔偿拆除围墙、旧屋造成其的经济损失,应予以支持,其请求重砌围墙的请求,由于该围墙所属的的土地存在纠纷,其土地权属有待最后确认,有关部门亦进行阻止,且该请求与赔偿经济损失属重复诉请,因此该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围墙是违章建筑,物价局的价格鉴定结论不能作为民事赔偿的依据,原告人的第二、三项诉讼请求自相矛盾的请求,经查,涉案的围墙和旧屋有证据证明是附带民事诉讼人原告人蓝伟忠出资承建并经营管理,至被拆时止,物价部门对所毁损的财物的核价仅限于对建筑材料等合法财产的核价,符合相关的法律规定,因此,被告人提出的对涉案财物不予赔偿的辩解,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

合议庭对该案评议后,在刑事部分形成三种不同的意见,在附带民事部分虽然达成驳回原告人诉讼请求的一致意见,但理由却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第一意见是:两被告人无罪,驳回原告人诉请。

理由是:(一)刑事部分,第一,被告人徐华辉、徐先定在不带犯罪目的和动机的情况下擅自拆除争议的标的物的行为,是一种过激的民事行为而不是犯罪行为,首先两被告人拆除标的物的目的是为了扩大路面,方便群众通行的公益目的,两被告人代表的是当地群众的大多数意愿,特别是临时成立的修路筹委会的意愿,而不是纯私人的目的。

第二,两被告人在拆除围墙前与围墙的原修建人进行了多次的协商,双方最后协商的结果是其他围墙可以拆,但大门柱的拆除要以先拆除徐先定的一间店面为条件,被告人徐先定依据双方的口头合同拆除了店面,而围墙的原修建人却毁约不履行后拆除大门柱的头口合同(有承租人钟海权的证言证实并与两被告人的供述相一致),因另一方的违约行为导致两被告人擅自拆除围墙及大门柱这一过激行为的发生,其行为并不影响双方之间所形成的民事合同的性质,仍属于民事行为的范畴。

第三,两被告人带头拆除了有可能砸伤路人的三间废旧烂屋,是犯罪的行为,但该旧屋经物价部门鉴定,仅值人民币3212元,没有达到故意毁坏财物罪应该追究刑事责任的5000元以上的犯罪数额,不应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因此应当宣告两被告人无罪。

(二)附带民事部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蓝伟忠,虽然是争议的围墙与废旧烂屋的原修建人,但该物所处的原三圳镇石灰粉厂,是蓝伟忠于1988年向三圳镇企业办公室承包经营的,经营权仅三年,合同期满后,三圳镇企业办公室没有继续签订承包合同,也没有依法及时收回承包经营权,仍然由蓝伟忠管理和收益,但其对土地及土地上构筑物的所有权仍存在争议,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蓝伟忠无法提供对争议围墙废旧烂屋拥有所有权的合法有效证据,且在发生争议后在当地村委的主持调解下,达成了赔偿协议,并部分履行了赔偿,其余没有履行的在新基线上恢复围墙原状的协议,由于要进过有关部门的批准,当地村、镇出书面通知阻止,而形成无法履行的协议,因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理由不充分,应该不予支持。应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蓝伟忠的全部诉讼请求。

第二种意见是:两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故意毁坏财产罪,对两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

理由是:(一)刑事部分,第一,动机和目的是不一样的,刑法规定的主观方面是指行为人对自己的危害社会行为及因此产生的结果所持的故意或过失的心理态度。在故意毁坏财物的主观方面由故意构成,并且具有毁坏公私财物的目的。在本案中,虽然涉案土地构筑物的土地使用权存在争议,但从被告人事先征求蓝伟忠、叟乐村委主任拆除围墙的意见可以看出,两被告人系明知其对涉案的地上构筑物没有所有权和处分权,但其在拆除前明知蓝伟忠不同意,仍然一意孤行,强行推倒建筑物,其在主观方面是具有毁坏他人财物的目的,而其欲出资重新扩宽道路只是其推倒建筑物的动机。

第二,对于两被告人与蓝伟忠是否对拆除由蓝伟忠投资兴建的围墙是否已经达成约定的问题及该约定是否对本案行为的定性产生影响。从本案的证据材料看,两被告人与蓝伟忠只对涉案的大门门柱后的围墙达成拆除的约定,而对于大门柱的问题,蓝伟忠只是对徐华辉说“你拆了路边的店面再看”,待徐华辉拆除了店面后,蓝伟忠却说“路口已经够阔,可以不用我的地方”,可见事后(即案发前一天的下午),蓝伟忠已经明确表示他要违反之前的口头约定,在此种情况下,两被告人并未取得涉案财物的处分权。民事的自救行为是指权利受到违法行为侵害的人,在国家机关尚未依照法律程序采取措施之前,依靠自己的力量救济,实现自己权利的行为,可见,自救行为必须是针对自己的财产,而且必须在紧急的情况下。在原告人蓝伟忠明确以语言表示根本违约的情况下,两被告人并没有拆除涉案建筑物的权力,即两被告人与原告人事先的口头约定不能阻止犯罪的事由。

第三,违章建筑物本身是物的一种,在未由有关行政主管部门依法拆除前,若被侵犯,该物的价值只及于该部分财产的价值损害,而不包括施工费、人工费等其他费用。涉案损毁财物是由蕉岭县发展改革和物价局作出的价格鉴定,系鉴定人员在无实物的情况下,根据涉案损毁物品的新旧程度、规格、型号、数量等情况作出的,该价格鉴定纯粹系根据涉案建筑案发时材料的价格,因此可以作为定案的依据。 

综上,两被告人的行为构成了故意毁坏财物罪。但鉴于原告人蓝伟忠这种机会主义违约行为并不值得提倡,两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不大,只是没有使用合法手段,且事后赔偿了原告人的损失,犯罪情节轻微,对两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

(二)附带民事部分,案发后,蓝伟忠与叟乐村民委员会签订了一份协议书,协议的内容包括赔偿蓝伟忠的损失费用共计25000元和原址重建。虽然该协议的另一方是叟乐村民委员会,但根据调查,该款项实际由两被告人支付的。该协议是双方在自愿、公平的基础上签订的,没有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且该协议的赔偿费用为25000元与本案的价格鉴定28190元差距不大,故该协议亦不会显失公平,所以该协议合法有效,应受到法律的保护。而原告人要求追究两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并不属于附事民事的范畴。综上,原告人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第三种意见是:两被告人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对两被告人判处管制三个月。

理由是:两被告有罪,但因他们当时是为了公益事业,可以对他们从轻处罚,判处3个月的管制比较合适。附带民事部分,应予驳回,具体的处理意见同意第一种意见的理由和处理意见。

本人在刑事部分同意合议庭的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从主观方面上看,被告人有故毁坏他人财物的故意,故符合故意毁坏财物罪的主观条件;从客观方面上看,被告人在未取得蓝伟忠的同意下拆除相关的财物,且这些财物被告人并没有权属,且蓝伟忠本人有证据实这些财物系其承建的,并一直在其管理当中,所以可以认定损毁了他人财物;达到了数额较大的情节。综上,两被告人的行为构成了故意毁坏财物。

附带民事部分,驳回原告人重砌围墙的请求,对于28190元损失的请求,该部分的费用应从之前协议书履行的25000元中进行剔除。理由如下:原告人提出要求赔偿损毁三间烂屋及围墙造成的损失,共计28190元,且提出要求附带民事被告人重新砌围墙,鉴于蓝伟忠所经营的厂房所属土地纠纷在审理当中,其权属的确认有待民事的判决进行认定,所以对该项重砌围墙的请求应予驳回,但鉴于本案认定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造成了被害人的损失共计28190元,所以被害人有权对上述损失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在2014年11月26日,原被告双方就损毁的房子达成了赔偿的协议,且双方协定由附带民事被告方必须重砌140米的围墙及补偿厂房降坡搬迁15400元,因为重砌围墙的行为无法进行,所以应该支持原告人提出的赔偿围墙的损失部分。但具体赔偿数额应从原被告双方所订立的协议中共25000元进行剔除。

 

案件承办法官:赖国雄

 编写人:李凌云


友情链接: 梅江区法院 梅县法院 大埔县法院 丰顺县法院 五华县法院 兴宁市法院 平远县法院 蕉岭县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