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贵金属交易会员公司借款给员工炒稀土白银的后果剖析

作者:原创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6-04-06  浏览次数:0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梅州岭南稀土产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诉杨文民间借贷纠纷案

——稀贵金属交易会员公司借款给员工炒稀土

白银的后果剖析

迟宝良

关键词  企业   员工   借贷   过错

裁判要点

    一、企业将资金出借给本企业员工应当认定为合法的民间借贷。

二、企业将资金出借给本企业员工的行为有过错的情形,应当适当减轻员工的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确认公民与企业之间借贷行为效力问题的批复》[法释(1999)3号]   

案件索引

    一审:平远县人民法院(2014)梅平法民二初字第120号(2014年12月18日)

    基本案情

原告岭南公司诉称:被告杨文以炒稀土白银需要资金为由,于2014年5月14日向原告岭南公司借款人民币五万元,借款期限为三个月,有借条为据,约定还款期限到后,经过原告公司多次催收未果,恶意拖欠原告公司借款,有侵占公司财产嫌疑。被告在欠款期间散布不利公司的谣言,恶意中伤公司声誉,造成公司在平远声誉严重受损,为了维护原告公司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杨文偿还原告公司借款,并要求被告支付从2014年5月14日起至还清此款之日止按国家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利率计息;2、判令被告杨文在梅州日报刊登道歉声明,恢复公司声誉;3、被告杨文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杨文辩称:答辩人认为原告岭南公司的诉讼请求根本不能成立,理由如下:一、企业借款给个人合同的法律效力存在争议,原告岭南公司要求答辩人归还利息无据可依。岭南公司属于证券交易所,与答辩人是上司下属的关系,答辩人是岭南公司的从业人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四十三条规定:证券交易所、证券公司和证券登记结算机构的从业人员、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的工作人员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参与股票交易的其他人员,在任期或者法定限期内,不得直接或者以化名、借他人名义持有、买卖股票,也不得收受他人赠送的股票。也就是说答辩人在原告岭南公司知情的情况下直接以自己的名义持有买卖股票属于违规操作,根本就是不合法的。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七十七条规定: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一)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简单地说,原告公司老板把我们客户所有的资金同时去冲击一个产品,去将该产品的价钱提升,从而造成市场的混乱。这种行为是不合法的。原告岭南公司法定代表人以公司交易量不高,业绩不好为由主动向答辩人表示可以借款,用来炒作白银稀土产品,并口头约定以五万元的本金炒出每月一千万元的业绩,来达到提高交易量提取高额佣金的目的,本身就是法律明令禁止的行为。此事实有证人刘桃华、陈丽可出庭作证,亦有物证借条可证明。岭南公司要求答辩人归还利息,属无据可依。答辩人认为原告为牟取佣金主动借钱给答辩人在其交易平台上炒白银用的,当时没有约定要计息,应当认定为无息借款。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规定》,原告可以请求催告以后的逾期利息,也只能按银行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原告请求按银行贷款利率四倍支付利息于法无据。二、原告岭南公司说答辩人恶意拖欠借款,散布不利公司谣言、恶意中伤公司,造成公司在平远声誉严重受损,属无稽之谈,并无证据可言。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这一诉讼请求。岭南公司与答辩人存在劳动纠纷,就在劳动仲裁调解的同时,答辩人曾经就借款问题同岭南公司所委托的人提出过,还公司亏损剩余借款,其他由岭南公司承担,因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七十七条规定,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该法第一百四十六条规定,证券公司的从业人员在证券交易活动中,执行所属的证券公司的指令或者利用职务违反交易规则的,由所属的证券公司承担全部责任。答辩人是借款人亦是投资者同时也是公司员工,原告岭南公司作为行为人存在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的嫌疑,所以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答辩人认为,原告明知炒作证券化的稀土和白银是高风险行为,但其为了牟取佣金威迫和诱使答辩人在原告的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违反了《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出现巨额亏损,原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和赌场老板借钱参赌人在赌场内赌博一样,欠下的赌债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据此,答辩人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原告共同承担亏损责任。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岭南公司于2013年12月25日成立,依据平远县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的注册号441426000012166号《营业执照》显示:岭南公司的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经营范围为:稀土氧化物的贸易,稀有金属、稀贵金属产品销售(国家专营专控的产品除外);投资咨询;投资实业;资产管理;国内物资贸易;房地产开发;发布国内外广告(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2013年12月28日,原告岭南公司与湖南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南山区订立了《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综合类会员合作合同》,原告岭南公司依该合同取得了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综合类会员资格,按照该合同规定,原告岭南公司根据国家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及交易所相关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注册登记,经交易所审核批准,在交易所可以进行白银、铟、铋、碲等稀贵(有色)金属交易活动。2014年2月13日,湖南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向原告岭南公司颁发了《综合类会员资格证书》,据此,原告岭南公司成为湖南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会员单位。在该《综合类会员资格证书》授权范围载明:1、遵守与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的合同的规定,遵守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公布的《现货电子交易规则》、《会员管理办法》及相关实施细则等业务规则和营销政策的规定。

被告杨文于2014年1月1日入职原告岭南公司,其工作职责主要是负责接待、发展客户,是该公司稀土营业厅的营业员,其每月工作报酬是基本工资加上业绩工资。岭南公司开业之初,由于经营状况不如意,该公司领导层动员员工投资炒白银、稀土,并要求每月完成定额的交易量,且允许员工向公司借款用于炒白银、稀土产品。2014年5月14日,被告杨文经岭南公司法定代表人丽审批,向原告借款人民币50000元用于炒稀土、白银等产品,被告借到50000元的同时,向岭南公司出具了借条,该借条内容如下:“本人向梅州岭南稀土产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借人民币五万元整,用于炒稀土、白银等产品,借用时间为期三个月(盈亏自负)。借款人:杨文,2014年5月14日。审批人:丽。”在借条所载的借款期限届满后,被告并未向岭南公司归还借款,被告杨文对未归还的理由是,50000元投入到炒稀土、白银等产品中亏损掉了。原告岭南公司多次催取,被告杨文至今仍拖欠该笔借款。2014年9月23日,被告杨文被岭南公司辞退。

裁判结果

平远县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18日作出(2014)梅平法民二初字第120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杨文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原告梅州岭南稀土产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还清借款人民币50000元。二、驳回原告梅州岭南稀土产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被告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确认公民与企业之间借贷行为效力问题的批复》[法释(1999)3号]规定:“公民与非金融企业(以下简称企业)之间的借贷属于民间借贷。只要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即可认定有效。”故本案应属民间借贷纠纷。该批复同时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无效:(一)企业以借贷名义向职工非法集资;(二)企业以借贷名义非法向社会集资;(三)企业以借贷名义向社会公众发放贷款;(四)其他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上述批复内容,原告岭南公司与被告杨文之间的借款行为应认定为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且无上述批复中规定的认定无效的四种情形,原告岭南公司与被告杨文之间的借贷行为有效。原告岭南公司并非证券公司,亦不是从事证券交易业务,故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调整。但依据《湖南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现货电子交易规则》第三条规定:“交易所现货电子交易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禁止交易所股东、交易所及其工作人员入市交易。”原告岭南公司通过与湖南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建立合作合同关系,取得该交易所的授权,拥有从事稀土、白银等稀贵金属产品的交易权利。因此,原告岭南公司亦应当受到湖南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制定的《现货电子交易规则》的约束。被告杨文作为原告岭南公司的从业人员,不应当直接参与买卖稀土、白银等产品,而原告岭南公司愿意出借资金给被告杨文用于炒稀土、白银等产品,行为有过错。但即便如此,亦不能作为被告不归还借款本金的理由。被告杨文作为一个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公民,在出具给原告的借条中写明“盈亏自负”,即意味着知晓炒稀土、白银产品的风险,亦愿意承受可能亏损的后果,因此,根据公正原则,被告杨文应当向原告岭南公司清偿逾期借款。考虑到原告岭南公司的过错程度,按照民事活动的主体不能因自身的过错行为而获取利益的法则,对其要求被告支付借款利息的诉请不予支持。原告岭南公司认为被告杨文在欠款期间散布不利公司的谣言,恶意中伤公司声誉,造成公司在平远声誉严重受损,要求被告杨文在梅州日报刊登道歉声明。对此,原告岭南公司无证据证实被告杨文有上述言行,且该诉讼请求与本案审理的民间借贷关系不属同一法律关系,不宜在本案中合并审理。

 案例注解

第一、本案争议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法》调整。被告杨文认为,原告梅州岭南稀土产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属证公司性质的企业,其从事的业务属证券交易业务。但根据原告《营业执照》显示,其经营范围并不包括证券交易。《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股票、公司债券和国务院依法认定的其他证券的发行和交易,适用本法;本法未规定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和其他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政府债券、证券投资基金份额的上市交易,适用本法;其他法律、行政法规有特别规定的,适用其规定。证券衍生品种发行、交易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依照本法的原则规定。”对照上述法条内容,原告所从事的业务并不受证券法调整。原告从事的业务实质是现货交易。

第二、本案原告公司是企业单位,本案被告是该企业单位内部员工。该企业出借资金给内部员工,性质属民间借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确认公民与企业之间借贷作为效力问题的批复》【法释(1999)3号】明确规定:“公民与非金融企业(以下简称企业)之间的借贷属于民间借贷。”故本案应属于民间借贷纠纷。

第三、原告公司出借资金给内部员工用以上网炒稀土、白银等稀贵金属产品,行为有过错。原告出借资金给内部员工,法律并无明文禁止,故原告与被告杨文之间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问题在于,本案通过审理查明,是原告公司主动出借资金鼓励员工用于炒稀土、白银等稀贵金属产品,也就是说公司员工借到公司的钱,只能用于炒稀土、白银,这是原告出借资金的附加条件。根据《湖南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现货电子交易规则》第三条规定:“禁止交易所股东、交易所及其工作人员入市交易。”原告通过与湖南南方稀土贵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订立《合作合同》,获得了对方的授权,可以从事稀贵(有色)金属交易活动,同时要求必须遵守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公布的《现货电子交易规则》。因此,原告要求内部员工将借得的资金入市炒稀土、白银的做法违背了《现货电子交易规则》的规定,其行为具有法律上的过错。按照民法过错相抵理论,原告应承担相应责任,故对其借款利息的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编写人:平远县人民法院民二庭  迟宝良


友情链接: 梅江区法院 梅县法院 大埔县法院 丰顺县法院 五华县法院 兴宁市法院 平远县法院 蕉岭县法院